商陆

副队被新来的队员拐走啦

糖藕teo:

*ooc归我,电竞abo
*新来的小队员羡x副队叽
*电竞只看过文没有玩过什么游戏瞎七八写别在意
*愿食用愉快
————————————————————
**
这两天,姑苏蓝队的成员们看着一向高冷禁欲的副队,总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心情十分复杂。


特别是在看到魏姓新人下场后又一次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钻进副队房间一直没有出来的时候。


尤其,复杂。


**
这一场是新手赛,上的都是各队新收的新秀,看看各家苗子的水平怎样。


领队的蓝曦臣屡次吩咐他们这些新人不要紧张,尽力而为。魏无羡抱着手靠着墙,看着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小辈们点头恭敬称是,无聊地抖腿。


虽然没人知道,但他其实是老枪换炮,重登战场,根本也说不上新人。而且他的年纪还要比副队大上几岁,要不是老天给了他一双吃饭的手,打比赛又快又准又好看,也没法从青训营里和这些十六七岁的小朋友一起提出来。


魏无羡一边抖腿一边想,还要讲?大哥啊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打抑制剂啊?


蓝忘机前些日子赶往清河打联谊赛了,眼看着做的临时标记就要失效了还没回来,想来是赶不上这次,必须他手动打一针。


真是……


想到打完抑制剂后下一次发情期会有多麻烦,他腿就抖得更厉害了。


站在他旁边的小少年看了他好几下,见他满脸烦躁,忍不住开口道:“魏前辈,您是不舒服吗?要不您先休息一场?”


蓝思追进队得晚,虽然是蓝家本家的人,但叫谁都规规矩矩的加一个“前辈”,分明是由蓝忘机带大的孩子,却有几分蓝曦臣的风韵。


看到他时魏无羡就想到蓝忘机,心里难得升起的烦躁就被压了下去,对小少年摇了摇头笑了笑。


他一向是乐天派,还鲜少有这么不安不爽的时候。


听闻omega只要被标记了就会对alpha产生依赖感,果然诚不欺我。魏无羡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我这还只是临时标记呢,才分开多少天啊就受不了了,还是要尽快混到正式队员中啊。


想归想,等蓝曦臣抽了场次回来后,魏无羡看了一眼自己的:第三场。


还有时间打抑制剂。他松了口气,并不去想隐瞒了性别混进队的他要是被发现并不是个beta会有什么结果。


反正他一直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办法。


本来早上起来他就该打一针了,但赖在蓝忘机身边这么多天都是靠临时标记过日子,愣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唔。得找个时间一起请个七天假彻底标记才行。魏无羡目送第一个出场的蓝思追上场和对面金氏的小公子握手,再坐回来登录账号,自己偷偷摸摸佯装入厕溜出去。


**
主办方很重视这次比赛,不仅支持了大量新型机型,还提供了不小的场地。


连厕所也不小。


场地大归大,耗不住认命群众呼声也大,哪怕卫生间和主场隔得挺远的,也照样听得到他们呼喊笑闹着。


魏无羡搓了搓脖子,环顾一圈,走进beta专用间。


从小他就没把自己当成普通omega过,从来都当自己是个alpha用,看到有人出来也没觉得尴尬,径自找了一间合上门,回手锁上。


然后他松了口气,抑制剂从袖子里滑下来,被牢牢握在手里。


他抓着那一小瓶药剂在身上摸来摸去的找针管,还分神去听外面的动静。


在小便池那儿站着的两个beta说话声音不小,他在裤兜里掏着,听他们闲扯淡。


一人说:“你知道这次新人赛里有一个人的比赛风格跟夷陵老祖有点像吗?”


另一个人则道:“啊?夷陵老祖退赛这么多年了,你还看他比赛?真爱粉吗?”


“呸!”那人立马否认,“才不是,好不容易才把他骂退赛,我可是真黑,谁粉他啊!”


“那你还知道他比赛什么风格。”


“这不是看得小报吗……什么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七十什么的……”


“……”


**
魏无羡听着听着有点走神。


他把针管摸出来,戳了几次都没有戳进药瓶,反而差点扎在手背上。


夷陵老祖是他入《魔道online》后用的第一个号,毕竟是一个omega,那个时候是不允许omega参赛的,他只好披上马甲,也不给别人看自己的真容。


虽然是加入了云梦,但除了发小江澄,没有一个知道夷陵老祖就是他魏无羡。尽管他表现得十分不omega。


入游戏没多久,就因为各种原因被骂,各个方面都被批斗,仿佛一开始被追捧的人不是他魏婴,这些赞美的话不是这些战队和粉丝说出口的一样。


还有人特意拿了对人体有害的药剂撒在他身上。


夷陵老祖表现出来的性格是一个alpha,但身体却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


这药剂对alpha无害,最多是让他们难受一下,却让魏无羡一下子在病床上辗转了许多年。


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被蓝忘机在游戏里认出来了,也不会有现在重回赛场的一天。


他下垂的眼睫颤了颤,一晒,小心翼翼的把针管扎进药瓶,提出药液。


外面的动静突然变得大了,尽是两个beta的声音。


“含,含光君!”


“真的是!”


然后这样吵了一会儿,伴随着皮鞋踏在光滑地板上的声响,逐渐又安静下来。


魏无羡懵了会儿,想不通突然喊蓝忘机是什么路数,准备扎进皮肤的针尖却移开了。


他悄悄开了隔间的门。


本来应该在另一个城市专心打比赛的某人站在门口,看见他后主动走过来,抬手接过魏无羡手里的抑制剂,跟他一起钻进隔间。


他气息不是很稳,粗略喘了几声。


“魏婴,我回来了。”


魏无羡看着他眯起眼,手里空落落的握了握。半响,笑嘻嘻的搂住他的脖子,欢快的叫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是不是想我啦?”


蓝忘机嗯了一声,把抑制剂塞到衣兜里,手指熟稔地摸到魏无羡后颈,找到腺体。


他们正式在一起后就在不停的打比赛,根本没有什么时间腻在一起。不过今天这段打完后应该就会好很多,也有时间请假了。


魏无羡笑着把脖子挪到蓝忘机唇边,道:“来嘛,二哥哥。”


蓝忘机:“……”


明明比自己要大两岁,偏偏喜欢这样像从前戏弄他一样的叫。


他把魏无羡的头发往上刨了刨,在爱人的腺体上吻了吻。


单是这么轻的动作就带给了魏无羡alpha难以想象的婍动。他稍稍颤了颤,抓在蓝忘机背上的手扣紧,小声说:“等今天打完,咱们请个假吧。”


蓝忘机本来就是他说什么都好,这时自然也应下了。


魏无羡又道。


“婚假。”


**
明明beta对信息素不甚敏感,却总觉得在洗手间里有奇怪的味道。


准备第二场比赛顺便上个厕所的清河聂队成员忍不住又嗅了嗅。


……没打扫干净?


**
后来,打完比赛后魏姓新人连庆祝宴都没参加,直接拉着蓝副队跑了。


后来,蓝队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后,不知为何表情十分微妙。


“兄长。”


“我请一月假期。”


“婚假。”


————————————————
换回原来的名字
果然贱里贱气的名字比较适合我【你】

评论

热度(148)

  1. 商陆糖藕te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