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陆

【忘羡】明明想骗婚的(abo)01

我去弧个三次塩:

*确实也觉得原作向ABO很难写得出彩,所以只是个脑洞。


*本咸鱼是第一章癌,所以第一章就完结。


*极致的沙雕与ooc,不用说慎点了你点进来的那一刻已经惨遭暴击了。


 


01


其实魏无羡没有特别喜欢单打独斗,只是因为客观上的某些原因导致一方面他不喜欢他人近身、另一方面也没有人喜欢在作战时与魏无羡一起──唯一一个例外,就是蓝忘机。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只是恰好蓝忘机不嫌弃而已。而这位出身名门、持身雅正的玄门公子,其实也很少嫌弃谁,毕竟没人能从他那一向冷漠的脸上看出好恶来。因此对魏无羡来说,在射日之征时,只要云梦江氏与姑苏蓝氏联手,就算他不曾主动邀请蓝忘机并肩作战,每当那人赶来支援,魏无羡面上不显,实则却之不恭……当然,如果蓝忘机不要每每得空就警告他“驭鬼纵尸者必遭反噬”这种没有好下场的话,魏无羡可能会更乐于见到他。


但他们作战默契极佳,不言自明,一个眼神、手势甚至只是细微的风声,都能让彼此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一旦遭到围困,魏无羡也总习惯于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蓝忘机,相反地,他会保护好蓝忘机的后背。不过神奇的是,魏无羡没看过任何人与蓝忘机如此,甚至连他的嫡亲兄长蓝曦臣也不曾与弟弟背靠着背作战。关于这点魏无羡不是很懂──在蓝忘机的腿被温狗打折以后,又为了救魏无羡而惨遭屠戮玄武狠咬一口,这腿伤少不了要安养几年,此时的奔波劳困想必会延缓蓝忘机的腿伤痊愈,那么在战斗时给对方靠一下背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魏无羡正从两袖抖落数十道符咒往前扔去,一边感受着背后蓝忘机的动静与避尘飞闪于眼角的光影、一边冷静地抽出陈情横于唇边,混乱的战场中顿时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高亢旋律。于是忘羡两人周围一圈战死的修士纷纷人立起来,发出恐怖的嘶吼后扑向围攻着他们的敌方修士。


魏无羡无从得知蓝忘机眼中的战场是怎样地人间炼狱,却不妨碍他感受到对方的出招微微一滞。但他并未发出任何责难,两人都明白若不如此,虽然蓝忘机不致于寡不敌众,但要杀出重围付出的代价太高了,将会大大影响日后的战局,一旦顺风成了逆风,谁都别想好过。


但魏无羡想岔了,蓝忘机并非对他驭尸之举看不过眼,而是低沉而凝重地在战斗间系道:“魏婴,你的清修丸。”


魏无羡则心想:“要糟。”进来战事吃紧、而他又劳心劳力,难免耗损得多了些,而云梦江氏的补给恰好赶不上。此刻蓝忘机问他,他也只能道:“没了。”


蓝忘机出招的速度骤然加快,魏无羡跟上他的节奏,奏出的笛声更加狂暴,激发了撕咬敌阵的尸群,在避尘穿梭的剑光中给两人杀出一条血路──真正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路。魏无羡知道那人的意思──必须撤退,因为他撑不了一刻钟了。


随着打斗到激昂处,魏无羡的脸色也越发苍白,汗出如浆地湿透了内衫,两腿也一阵阵地发软。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腹部爬上了脊椎脑袋,痛得他两眼昏黑,忍不住身形一晃。说时迟那时快,一支破空而来的羽箭堪堪擦过他后脑,断了他的发带,而蓝忘机也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支,旋身就把人揽上了自己的背,召起避尘御剑而走。一边道:“魏婴,停止催动尸群。”


魏无羡全身发软,却勉强从蓝忘机的肩窝里抬头,吹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听到号令的尸群非但没有停,而是成群扑向了追击的敌方修士,一只丑恶腐烂的手刚刚好抓住了差点擦过蓝忘机脚边的飞刀。


蓝忘机知道背上的人还在帮忙断后,警告道:“魏婴!”


魏无羡不理他,眼看两人脱离险境,又悠悠吹了一声哨,再一口血吐在蓝忘机的前襟,干脆地晕死过去。


大概也只有蓝忘机能让他这么放心,不会趁人之危、不会图谋不轨、也不会对修习鬼道的他避如蛇蝎。


后来,姑苏蓝氏答应了云梦江氏提出了联姻。


本来魏无羡也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的成了。


这要从魏无羡从乱葬岗死里逃生、报仇血恨之后,与江澄一同到了眉山见江厌离那一晚说起。


也许是大喜大悲之后,人总会历经一番寒彻骨,而魏无羡便与江澄接连分化了。可惜的是,江澄是个乾元,魏无羡却是个坤泽。想当初,他在眉山一夜高烧后苏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气息跟江澄的完全两样,内心如五雷轰顶──一个坤泽,方方面面都和乾元有着绝对的差距、再加上一个终其一生都甩拖不掉、按时来访、来了便要令人水深火热的汛期,他还搞什么射日之征?


所幸他看得开,暗骂了数十声岂有此理之后,照样面不改色上战场,把各种强化体质的药材和清修丸当饭吃,吹笛一曲大杀四方。所以他不喜欢别人近身──战场上一向乾元居多,魏无羡长期服用药物压制汛期,任由一群杀红眼的乾元在身边晃来晃去实在不妙;而幸好没几个人能从容淡定地看他驭鬼,所以魏无羡也不用多费心思跟他们打交道。


而这个时候,蓝忘机作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强大乾元,他一向的禁欲冷漠和强悍的自控力实则让魏无羡方便许多,不用担心擦枪走火、也不用担心他被满地乱爬的凶尸惊到退避三舍。


最重要的事,魏无羡从未想过、也不想要与哪个倒楣的乾元结为道侣,但他需要一个战友以便在战场上更好发挥;而蓝忘机,则是从他分化以来,就拒绝了所有有意婚配的坤泽──虽然那些痴心的坤泽至今依旧对俊雅无俦的含光君趋之若鹜。这在魏无羡看来,貌似是个“一拍即合”的前奏,而他可以保证事成之后绝对不会乾扰蓝忘机──因为他可以效仿自家师尊和虞夫人的先例,如果不想成天吵架还可以长年分居。


蓝忘机将力竭晕去的魏无羡送回云梦江氏住扎地后,等了一晚上到他醒来。其实魏无羡刚刚恢复清醒之时,脑袋里还不曾有过这个念头,直到蓝忘机神色严肃地对他说,补给不及,照魏无羡目前的情况,一旦再上战场,后果不堪设想。


魏无羡微微思索了一阵,似是想起了撤退的路上发生了什么,竟然笑了一声,道:“其实刚才就该不堪设想了。”见蓝忘机神色微动,遂正色道了谢。


蓝忘机滞了滞,像是有些被看破的慌乱,却是很快镇定,道了一声:“对不住。可你当时…….”


魏无羡摆了摆手:“我明白,事急从权,你只是救我性命。”一边心道:“其实蓝湛还比较吃亏呢。”这么想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摸到了些许刺痛──真是好口牙,一圈这么整齐。


蓝忘机神色不清,垂着眼睛不知道想什么,半晌抬眸,又是肃然道:“明日必须继续突进,你若无清修丸可用,不可出战。”


魏无羡笑了笑:“我不可能不出战。”


蓝忘机冷声道:“性命岂可儿戏。你若无办法,便不该莽撞。”


魏无羡突然叹了一口气,认真道:“蓝湛,是我对不起你,此番救我…….是你委屈了。”


蓝忘机顿了顿,有些僵硬地道:“不。你不必介意。”


魏无羡道:“我是不介意,但你也不介意?”


蓝忘机一愣,望着魏无羡,微微不解地蹙起了眉心。


魏无羡小心地试探道:“你刚刚问,我有没有办法?”见蓝忘机点点头,他便继续说了下去,直到对方那双平静无澜的眼睛瞠大,其中也掀起了滔天巨浪。


魏无羡说──两人结为道侣,相敬如“宾”──永远客气疏离的那种“宾”。


蓝忘机并没有当场回答,但那一晚过后,魏无羡的后颈上添了一圈更深、更清晰的伤。


于是他毫无顾忌地上了战场,继续大杀四方。


此期间,蓝忘机返回云深不知处,数日之后回到云梦住扎地。此时云梦的补给还是没有到,蓝忘机也带不了多少清修丸,但魏无羡还是能照常上战场,战事极为顺利。而这一波小战役结束之后,蓝忘机收到了来自于嫡亲兄长的信函,以及叔父蓝启仁一叠堪比万言书的厚厚训话,一边无情告知:非常时期,一切从简。


蓝忘机则告诉魏无羡,他必须跟自己回姑苏。魏无羡初始以为只是过去成婚,想不到对方的意思是,战事之后,他必须长留姑苏。魏无羡张了张口,解释道:“你知道,我也不想麻烦你什么──”


蓝忘机轻声道:“你的汛期。”


魏无羡哑口无言,但完全无法反驳,因为蓝忘机和他都知道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如今他的后颈上有了那人的痕迹,清修丸的抑制效果只会更弱,换句话说,他必须让蓝忘机陪着熬过初汛──这是每个坤泽的必经之路,熬不过的就是废了。


魏无羡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面那圈伤疤像是突然声了尖牙,刺得他猛然缩回了手。蓝忘机见状,则起身走了过来,将他扳过身子拢入了怀里。


熟悉的烫热温度落在了他敏感的后颈,魏无羡一个激灵,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轰”的一声。


炸得他理智粉碎。


 


【完】


那给谁给我发了一堆追杀的表情包,我都说了这只是脑洞,脑完就没了齁。

评论

热度(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