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陆

【忘羡】醉死梦生

蓬砰砰:

·原著向,羡羡被扔下乱葬岗后


·无限重置设定,艰难复健,私设有,bug和ooc有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被扔进了乱葬岗,他用力在半空中打了个飘。


正好降落在一根尖细的石柱上。


卒。


 


第二次体验坠落感并没有太久。这次魏无羡没来得及反应,因此砰地一声,直接坠落到地面上。


魏无羡:“……”


乱葬岗泥土的味道混杂尸体的腐臭,极其难忍。魏无羡才刚失去金丹,正狼狈至极,摔这一下特够劲。


魏无羡:妈的温晁。


他大力喘气,先使劲在自己肚子上摸了几把。那里仿佛还残留着被石柱刺穿的锥心痛苦,可手下的肌体微微颤抖着,温热而完好。


他估计温晁一秒不想多待,扔下自己就带人御剑拍拍屁股滚了,连个影子都够不着。魏无羡满手污脏,喃喃道:“……这他妈的……”


温情的手术真的没有问题?来找他的江澄有没有被温狗抓到?现在该怎么出去、怎么活下去?他该怎么办?


他再次按上腹部,刚刚的疼痛不可能是幻觉,到底怎么回事?


树林深处,浓浓黑气环绕在魏无羡周围。行走其中根本分不清何时白天何时黑夜,更看不到,一双双睁开的血红的鬼眼。


他好像忘了很多事情,所以回忆得非常出神。


忽然之间,眼前一黑。


这一次重生,魏无羡活了一炷香。


 


俗话说,事不过三。


这回不等摔在地面,魏无羡在半空中立刻转身提气,腰肢一甩,努力让自己踩在旁边树上,手臂顺势拽住两根树枝,荡了一荡,稳稳落地。


如果不是时间场合都不对,他简直想给自己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鼓鼓掌。


这时候耳边就应该有个声音,冷然道:“无聊。”


魏无羡忍不住勾起嘴角。跳到地上后,他不在原地多加停留,胡乱朝东边走。也许是再死下去真看不过了,竟然让他摸进了一个低矮的山洞。


洞里有邪祟,魏无羡借用随处可见的尸体暂时安抚好它们的情绪,坐在山洞外沿歇口气。


之前被温狗打伤的地方还没好,不过在高度紧张的状况下身体很难感受到疼痛。魏无羡检查完身体,没有找到从高处摔下的伤势,更不用说被石柱破肚的大洞。


毕竟这里不能长留,魏无羡想,自己必须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再好好琢磨琢磨——


自己这一次次回到过去的重生,究竟怎么回事?


第一次还算幻觉,接二连三,根本不能忽视。


前两次冒冒失失的死亡让人心烦意乱。魏无羡修长的手指慢慢按揉腹部,从现在开始,他必须学着习惯剖去金丹后,平息、平静、平庸,静如死水的灵脉。


“没事的……一定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魏无羡用力掐了把自己的面颊,险些因太过消瘦而提不起肉。疼痛过后就是清醒,清醒些后,他强撑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听到的细小水声方向走。


乱葬岗黑雾难散,多年无人踏入。溪边尸体更多,阴气更重,那些邪祟的怨气憋到现在久积不散,无处释放。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


当年蓝启仁斥责他“罔顾人伦”,并没有想过只有先活下来,才能继续谈什么德育建设。


不过当时也没人能料到,日后会有这样的故事。


他将一个人在未知的世界摸索,不是不知道知道自己害怕,只是没有害怕的退路。


魏无羡踉踉跄跄,单手扶住旁边一截焦黑枯木,低垂着头。他忽然很好奇,如果蓝忘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会说些什么?


“魏婴……”


 


 


在推进与重来不断反复之间,日子流水一样过去。


偶然云梦江氏与姑苏蓝氏战场合作,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清点从温家收缴的古籍,无聊到了极点随便翻翻,才明白自己身上的毛病从何而起。


温家曾有过一种名为“醉生梦死”的酒,射日之征开始前,他拜托温情帮忙的时候不小心误喝了,所以现在没有了。


魏无羡转头和蓝忘机闲聊:“这酒该叫‘醉死梦生’。”


醉的是过往,梦的是希望。所以才让人一次又一次重生,以求圆满。


他合上书。好一个圆圆满满。


 


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重生过多少次了,看着相貌很轻,不知积累了多少方面的经验。这一回的射日之征很快结束了,魏无羡仍然从战场上人人又敬又怕的江家大弟子,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


和以往许多次一样,在这一次,魏无羡依然救不了温情温宁,救不了金子轩,救不了他的师姐。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可惜魏无羡不信。他早已学会故意让自己不断死去,不断重来,把所有没能做过的事都做一遍,所有没有出现的可能性都试一遍。这场像梦一般的豪赌里,他和命运对抗的筹码仅仅剩下累积的记忆。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了后面,他明明保护不了任何人,还在拼命坚持下去的理由是什么。


即使这样,魏无羡也浑浑噩噩地来到了不夜天。


接下来的事可以跳过一段。最后魏无羡肚子上开了个大口,比和江澄打架开的都大。


他盯着那个口子:哦豁,又得死一次。


“蓝湛?”魏无羡突然觉得身子一轻,原来被人抱在怀里,“你来干什么?”


周围群魔乱舞,蓝忘机身上相当狼狈,魏无羡不忍地移开目光。


只听见蓝忘机的声音颤抖道:“……你喝了‘醉生梦死’。”


更加颤道:“魏婴,我该怎么做?”


魏无羡不敢看他,只好劝说道:“不怎么做。何必呢?蓝湛。”


他的声音其实已经很小很微弱了,但蓝忘机听得一清二楚。蓝忘机轻轻贴住魏无羡的额头,低声道:“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趁时间所剩无几,魏无羡彻底不要脸了。


“——那你亲亲我。”


他循循善诱,甚至还弯起眼睛和嘴角:“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蓝忘机没有犹豫,顺从地吻住魏无羡失去血色的薄唇。


 


“醉生梦死”酒的能力其实相当作弊,好歹重来了这么多次,魏无羡渐渐意识到,自己到底有怎样的心意,而蓝忘机又是怎样的想法。


所以,之前有一回,重生后的魏无羡终于快要崩溃了,心想温狗去他妈老子要蓝湛,出了乱葬岗就找蓝忘机告白。二人终于远离世事,逍遥自在。


然而世事不会远离他们,结果依然不尽人意。


“也许我一定要经历这些事情,才可能有安宁的日子。”


那一次的魏无羡躺在蓝忘机大腿上,边把玩着蓝忘机的抹额,眷恋地看着蓝忘机的浅色眼眸,边在心里叹了口气:“那我为什么要得到这种能力?”


无论如何,蓝忘机在他无赖请求下离开房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君为爱人洗手作羹汤。这时候,魏无羡坐起身,取出了随身的小刀。


 


 


“醉生梦死”酒同样有个要命的副作用,那就是后期记忆的大量缺失。


 


再一次重生,魏无羡遗忘了太多细节,以至于剧情依然如往常一般发展。除了最后在不夜天时,魏无羡暴走后几乎没有受伤,就被蓝忘机抓包带走了。


魏无羡脑子阵阵发昏,根本没有反抗,只想得起:在百凤山围猎忘了认出蓝忘机,他应该不知道我喜欢他啊?


夷陵境内多山,蓝忘机把他藏在某个山洞里,一手附在他的手上输送灵力,另一只手伸出去,想擦去魏无羡脸颊溅上的血液。


带着体温的指腹贴住魏无羡脸上的小绒,将压住皮肤的黏腻液体小心揩净。越慢的动作,带来越清晰的触感。


魏无羡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蓝忘机一颤。他迅速撤回手,可魏无羡越抓越紧,好像舍不得那点温暖似的。


蓝忘机小心翼翼试探道:“……魏婴?”


“蓝湛。”魏无羡沙哑着声音,“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完了,答应我做一件事,好吗?”


“好。”蓝忘机不假思索。


魏无羡因为他的态度点点头。


“那件事是杀了我。


“那个故事,我和以前的你讲过,不过现在又重来了几遍,应该不记得了。我误喝了温家的一坛酒,因此获得了一种能力:死亡后能够再次复活,但却要回到以前固定的一个时间,重新经历之后的事情。”


“……所以?”


“所以只有我死了,才能回到以前那个时间,让一切重新开始。”


他听见一滴水沿着洞顶的石柱滴下来。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这是真的。蓝湛你答应我好不好?或者你别动,我身上没利器,避尘借我,让我自己来……”


“魏婴!”蓝忘机猛然起身,退后几步。


魏无羡也咬牙拽过他的衣袖:“蓝湛!你懂不懂,没别的办法,我只能这么做了!”


蓝忘机直视魏无羡,一字一句咬碎了吐出来:“那个固定的时间,在什么时候。”


魏无羡一愣,下意识要和他对视。可看着那遍布血丝的浅色眼眸,不由心虚地转开了目光。


半响他才答道:“……我被扔下乱葬岗以后。”


“……胡闹……”


“没有胡闹!”魏无羡声音不自知地变得委屈,“我每次重来,都能改变一些东西。举例的话,我以前从来没来过这个山洞,也从来没走出过不夜天……所以能改变的蓝湛,每一次都会不一样,我总能试出一个好的办法,让一切都变好的!”


他想说含光君你那么聪明冷静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不清这事呢!更想抓狂地说你别哭啊蓝湛,看你哭一次就够受了。


但魏无羡也觉得睁开眼后,蓝忘机的脸有些模糊了。


良久,他幽幽叹了口气,再慢慢道:“蓝湛,我记性是真的很差,因为那坛子酒,就越来越差了。这样下去,下次重生什么也不记得了。不记得自己的能力,更不记得你。可我还是要试一试,好吗?蓝湛。”


他把冰冷的手心按在蓝忘机永远白皙如玉的面庞上,亲了亲他的眼角,微笑道:“求你啦,二哥哥。”


“……”


“蓝湛,我重来过很多次,和以前的你说过很多事情。上一次我对你说:我喜欢你。”


“……”


“可惜当时我肚子上破了个大窟窿,没来得及听到你的回答就坚持不住了。哈哈。你……现在怎么想的?”


“……”


“算了别回答了,我胡说的。但你真的特别特别好,蓝湛,我好喜欢你……这没胡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做任何事,一起生活一起夜猎,将来还能一起归隐。但是现在没机会啦。”


“……疼吗?”


“嗯?什么疼不疼?”


蓝忘机注视着魏无羡略显疲倦的面容,轻轻搂住他,低磁嗓音在魏无羡脑海中泛出无尽的涟漪:“死去的时候,疼吗?”


魏无羡沉默片刻,随即哈哈道:“没事儿,你只管动手就行了。”


当然会疼。


身体受伤的疼痛可以习惯,无法把握的未来像一根淬毒的小针,扎在心脏最薄弱的位置,每一次呼吸,仿若凌迟。


可是,不记得从哪一次开始,看到蓝忘机,那根小针就化为糖丝,细细在他心底流淌歌唱。仿佛只要这个如琢如磨的人站在那里,望着自己,这场消磨意志的赌博就能看见一线生机。


 


他已经舍不得拒绝他。这一次,蓝忘机没有说“好”,他的吻却与死亡一同降临。


魏无羡勾着他的抹额,温顺地闭上眼睛。忽然察觉到了异常。


蓝忘机搂着他脊背的手慢慢垂下,贯穿命定之人的避尘同时贯穿了自己。


魏无羡脑中“嗡”地一震,呆住了。


“你……”


他很少感到后悔,可是眼前景物迅速泯灭,无法再多看蓝忘机一眼。“你在……”


蓝忘机温柔地亲吻他的耳垂,低声呼唤他的名字,根本不像一个濒死之人能做出的举动。温热的鲜血从伤口处大量流失,两人的血经寒锋引导交融在一起,竟是缱绻无比。


这是第一次,蓝忘机和魏无羡一同死去。


魏无羡说不出话。每一个世界发生的故事将会不复存在,只有一个魏无羡记得,可他知道,自己也快不记得了。


那下一次怎么办,曾经那么多重置时间的痛苦和努力,全部会白费吗?


蓝忘机的气音在他耳畔重复着:“别担心,魏婴……别担心。”


 


不会白费。


别担心。


忘记这一切,才是好事。


 


记忆流逝的过程像一切重演,魏无羡仍然记得第一次见面,琉璃眼眸的少年在月色下脆声喝止,像珍品阁上的玉。


他远看不得,只想近处迷离。


被蓝忘机亲吻过的触感还在,被拥抱的悸动还在。他握在手里的东西已经足够美好,如果这真的是一场必输的豪赌,至少到最后蓝忘机与他一起。


魏无羡感到疲累,但终于不再遗憾。他们经历过死亡和遗忘的长夜,同样得到了杀不灭的爱意。


够了。已经足够了。


 


这个故事已经走到尽头,下一次,再下一次重生,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他都会与我一同承担。


醉生梦死,这是一坛好酒,沿着呼吸麻痹感官。我像个瞎子被扔进长夜里,感谢它让我梦见黎明。


毕竟那与记忆无关。


 


……


 


魏无羡失踪三个多月后。


当他看清楚温晁藏身的驿站二楼里,那张明俊的面容时,蓝忘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他的精神一阵阵恍惚。以前魏无羡眼角眉梢尽是笑意,如今的男人一身冷冽,笑容森然,俊美而苍白。


十分陌生,又十分熟悉。


蓝忘机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与其说不知道魏无羡会发生什么改变,更不如说太过习惯,可这种凝缓的熟悉感与他此刻的记忆互相冲突,像有烟雾升起。


接下来他旁观魏无羡处置温晁,与魏无羡久别重逢,以及质问魏无羡如何操纵邪祟。


甚至对魏无羡生硬地要求:“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忽然抬起头。


“好。”


……蓝忘机僵住了,广袖下的手指一下子蜷起。


可余光扫见江晚吟的脸,没有显露出不满的迹象,魏无羡的表情也十分平常,是他听错了吗?


魏无羡,终于愿意和他回云深不知处了吗?


蓝忘机勉力定住心神,喉头有些发颤:“你,你方才说……”


魏无羡平静地看着他,向前走了一步。


“我说——”


 


 


-完-


 


·醉生梦死酒,部分设定来源于《东邪西毒》


 



评论

热度(1204)